A-A+

六年的婚姻留下的只有伤痛吗

2012年07月14日 亲情爱情 暂无评论

和好友聊了下最近婚姻的伤痛之后,本以为心情释放出来可以睡个好觉,却是在零晨两点泪流不断的从床上坐起来。

在婚姻里,知道不应该计较付出与回报的事,以前也从未想过要去计较。

在今夜,一个人回想着结婚六年来过往的种种,连自己都讨厌的好与豁达。

也曾想做个温柔似水的女子,有一个最宽的肩膀可以依靠。生活让你变成了坚强独立的女子,自己能够去支撑的天空。

到了最后,家在别人心中,成了旅馆,想怎么样都行。

也没有人会来珍惜和心疼你,所做的一切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陈文己经回洪湖了,我可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而且还是从别人嘴里知道的,我并不是像李玉茹一样去计较钱,工资,按理说,姥爷死了,他回去看看情理之中,做老婆还应该庆幸自己的老公是个有良知的人。

那就来看看陈文当爸爸应该做主角的时候他的表现吧!

那就先从怀小贺说起吧,

我和陈2006年结的婚,直到2009年才有小孩,并不是不想生,可一直没怀上,那些年的心情(我想经历过这样的事的人都可以体会),体谅陈文要上班,从没让他请假陪我去过医院,一直都是一个人孤单单的去医院,挂号,排队,体检,等待结果。开始就是查炎症,然后又是检查抗体,又是检查种种微量元素,开药吃药,一个人受完所有的暃,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让陈文去做检查。他那个检查很简单,就是查一下精液,无痛不疼。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让陈文去检查呢,非要我受完了所有的暃之后才想到应该是他的问题呢、

2009年的春节,在洪湖,当月经推迟了十天还没报到时,意识到自己可能怀孕了,也许这个惊喜来得太突然,总不敢去确认是不是真的,也怕如果不是,在洪湖,那么大一家人跟着空欢喜一场。坚持要初八回杭州上班的时候才去检查。想着陈文应该会激动的陪我一起回杭州,一起等待结果,他正月十五才上班,他说一个多星期呆在杭州,又没什么事做,无聊的很,所以初六是刘培华和裴科陪我一起回的杭州,一个人跑去药店买验孕棒,出现两杠红色的时候,一个人体会那份喜悦,当打电话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陈文的时候,只有他淡淡的回应“哦,那你自己小心点”,没有我期盼的那种惊喜和兴奋。我想一般真有感情的夫妻,三年努力,妻子终于怀孕了,做老公大概会迫不及待的飞到妻子身边,摸摸妻子的肚皮,说一些不着天不着地的会让人温瞹的糊涂话吧。陈这个最听他取妈话的人,他妈此时却不说让陈文尽早回杭州,让陈文多陪我几天。

怀孕后坚持上了一个月的班,每天都是打的,陈文从来没主动说过要送我上下班,所以老公牵着老婆的手像呵护宝贝一样的温馨的画面在我的心中却是别人的温馨。

辞职后的两三个月,呆在家里,陈文每天临出门的时候都会说,你把地拖了啊,你把衣服洗了啊,即使他说一句“老婆,你什么都别做,我下班回来做”我也会很快乐的做完一切事情的,只记得有一次,拖完地之后,地太滑,差点摔倒,坐在床上好久没回神来。一直等陈文下班回来才告诉他 这事,他轻描淡写的说“小四爷当年快要生的那一天还在地里干活呢!”

真的不是想去计较过往的种种,只是现在回忆起来的时候,没有感动,没有幸福和难忘的感觉!

可能是太过于体谅陈文的累,而忽略了他在婚姻里应该有的丈夫和父亲的角色。

所以我一个人去承担悲与喜,在他眼里,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怀孕三个月后,没有人说要送我回家,一个人孤单单的坐上长途车回到了恩施。

送只有一个理由,不送却可以有很多的理由。

你在别人心里有多重的份量,从来不是吵架能争取到的,我从来不喜欢吵架。也不愿主动索取。

怀小贺的那九个月,心情一直还是在去端,知道我二十四的预产期,二十号陈文和他妈就来到了建始,结果我的预产期还是提前到了17号。在病房里陈文只看一眼儿子,倒是婆婆,抱在手里不肯放下来。

有时候陈文会说我爱你啊之类的情话,我总是不太愿意听,他嘴里说的和他的种种表现似乎不在一个频道。

坐月子的那个月发生的事,我想这一辈子都忘不了,只有伤痛。伤痛。

也正是因为发生的这种种事情,使我改变了要在洪湖峰口买房的决定。房子买在了建始,一直到现在,我终于是庆幸自己做对了这个决定。

有时也在想,当时把房子买在了峰口,我现在会怎么样,一个听话的没有主见的儿子,一个好面子又爱管事的妈。

我估计也会像李玉茹那样试着从23楼往1楼飞吧。呵呵。

孩子满三个月的时候,去了洪湖,本来是要公公要来恩施接的,怎么想着公公接儿媳妇,越想越别扭,所以还是一个人带着三个月的小贺奔去洪湖,尽管发生了月子里的不愉快,还是不怕劳累不怕寒冷来到了洪湖,毕竟成了一家人,毕竟是长辈,更多还是会照全陈文。

所以在洪湖,大家都是小心相处。以免再次冲突。

小贺九个月的时候,去了杭州,因为之前小贺的姓氏的争夺,心里上还是很亏欠了陈,也知道在他心里一定有阴影。我这个人就这样,好的时候,什么都要替对方想到,都要顾全对方的想法。

这次去杭州是带有目的的。当然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总喜欢给别人带来惊喜。自己的心却从来没有被别人温瞹过。

一个月之后,惊喜再次来到,再次怀孕,也就是现在小贺的弟弟。

当然这一个月之后,小贺的吃喝拉撒,陈文是半点也没管过,有时让他开关门轻点他都做不到。总想着他上班比较累,没让他扮演带小孩的爸爸的角色,不知道是我的错,替代了他爸爸的角色,还是他的错,本来就没想过要如何扮演这个角色。

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小贺有一次夜里发高烧,差不多39度,我急坏了,让陈文去药店买退热药,陈文说这么晚了,药店肯定关门,我说你不去,你怎么知道药店关没关门啦。陈文说那我去了,关门了的话我还不是白跑一趟,我当时那个急啊,拿了一点零钱,穿个睡衣,拖个拖鞋,就往楼下跑,幸好买到了退热药,给小贺冲了一杯,很快就退烧了。

陈文大概还在角色之外吧!他的态度始终好像都置身事外。

要不然他也不会在自己两个儿子都养不起的情况下,还能到处去借钱寄给他弟弟。还总在维护他妈不偏心呢

还是怪我自己,怕他压力太大,自己一边带两个小孩,一边上班,而自己的父母看自己这么累,将工资全部给了我。所以没让陈文操半分心。家是稳定的后方,不会倒的,弟弟伸手要钱是要给的,父母的话是要听的,老婆儿子是不用太在意的。

最终却怎么落了个吃力不讨好呢?

我真的很想问问陈文,你姥爷死了,你妈一个电话让你回去,你有一种非回去不可的责任。

当我在医院生第二个宝宝,生小孩的那种痛,是个人都知道那一刻做老公的再忙再累再没时间都应该陪在老婆身边,就因为我说你回来也帮不上什么忙,你就真的不回来,就真的等到孩子生下来二个月了再回来。

说你没帮上忙,你自己是不是应该好好的反省下下呢。

两个小家伙的满月酒,生日宴,你觉得你这个当爸爸的应不应该缺席呢,那你有到席了几次,不要把别人对你的好视为是再所当然的,一个人总会有一个底线的。

之前都是没钱没时间,难得坐车,时间太短,怎么你老妈一个电话你突然就有钱有时间了,搞不懂!

你说你没钱,可真正用在我们娘三身上的钱又有多少呢?辛辛苦苦的替你攒钱,最后没换来半句好话,倒说是我不够大度,把钱看得太重。

真不想再说了,继续说下去真的找不到能和你一起再走下去的理由。转自宸妈的博客

标签:

给我留言

友情链接:电气 高低压配电柜 充电桩厂家 电气控制柜 铸钢件 必赢官网bwin